• <track id="v156n"></track>

    <track id="v156n"><em id="v156n"></em></track>

    1. <span id="v156n"></span>

        1. 您的位置: 教學教研 課程改革

          影響判斷的因素——中美基礎教育孰強孰弱討論

          中國學生基礎知識是否比美國學生扎實,這是一個事實判斷的問題。我不能對此做出判斷。盡管我與許多人一樣,都能夠對這個問題的“價值”進行判斷。

            誰能做這個事實判斷?那些既了解中國基礎教育,也了解美國基礎教育的人,能夠判斷。丘成桐先生是這樣的人,他說:“中國學生基礎知識比美國學生扎實”是自我麻醉;楊振寧先生也是這樣的人,他認為:中國與美國式的教育,不能講哪一個好,哪一個不好,要因人而異。(均見11月7日《中國青年報》第5版)。報道說他們是“看法截然相反”。當然,他們的判斷,也都是從“高端”間接做出的。比他們更能做出判斷的人,肯定還有,只是可能沒有他們的影響力而已。

            根據邏輯學的排中律,構成矛盾關系的兩個命題必有一真,必有一假。一般來說,不同的事實判斷,只要假以時日是可以驗證的。但問題是,教育是不能“假以時日”的,或者說,對于教育來說,這種“假以時日”的驗證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教育每天都在進行,每年都在產出。我們不斷地按照一個模式教育出大批的人,這些人,有的優秀,有的平凡。能夠進入丘成桐、楊振寧兩先生視野的,其實都屬優秀的人。即使如此,這兩位先生的評價仍然不同。因此,對我們有意義的問題是:當我們無法驗證事實判斷的情況下,如何對他人的事實判斷進行價值判斷。

            一種是質疑我們現行的教育模式的觀點,一種是肯定我們現行教育模式的觀點。這兩種不同的觀點,都出自權威之口,我們更愿意多聽聽哪一個?哪一個對我們更有意義?這就是價值判斷。這種價值判斷不完全決定于事實判斷,而可能更多地決定于我們的位置、我們的利益、我們對外界信息的反映與反應模式、我們的教育界和我們的決策層的組織結構和議事結構,決定于我們是不是容易接受不同觀點的人,決定于我們在原有模式中的投入,決定于改變原有模式的難度和成本。

            社會心理學的理論中,有一種“認知不和諧理論”,涉及人們如何使用信息的問題。有研究者發現:“作出決定后的過程包含有與態度改變相似的認知改變”?!耙坏┫逻^決定,人們對于各種選擇所具有的吸引力的判斷也可能改變?!币粋€具體的實例就是:“如果你花了大把銀子在電腦上,你必須捍衛購買它的正確性?!?br>
            這就是影響我們對不同的事實判斷進行價值判斷的因素。不認清這種因素,或者說,不克服認知的這種障礙,人們很難從丘成桐、楊振寧兩先生的不同觀點中,作出積極的選擇。

          最新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