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v156n"></track>

    <track id="v156n"><em id="v156n"></em></track>

    1. <span id="v156n"></span>

        1. 您的位置: 教學教研 課程改革

          中國大學需要什么樣的理念

          ?

          回到象牙塔?走出象牙塔?超越象牙塔?

          中國大學需要什么樣的理念

          ?

            “大學不是工廠,不是流水線,它的每一位學生看每一位老師,每一位老師看每一位學生,都應該是獨一無二的,是一份‘杰作’?!?br>
            “我理想中的大學像一座千年庭園。她古樸,但不古板。她是庭園,卻敞開門扉。他進來的時候,雙眼迷茫,走出時,雙眸澄澈。智慧之火點燃了他的心,他的使命是傳揚這生生不息的智慧之火?!?br>
            “我希望大學像知識的海洋,有豐富的書籍和優秀的教師。我希望教師能走下講臺,走近學生,帶給我們更多的人生哲理?!?br>
            “大師面對年輕的學子,不沾世俗的交流開始了。他們從高處審視這個世界,把世界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用睿智的語言教誨我們?!?br>
            經典著作中用概念表達的思想,學生們用詩化的語言表達了。但這充滿詩情畫意的大學理想,似乎成了縹緲而虛幻的夢。

            一位蜚聲海外的華裔美國學者說,清華園、未名湖,甚至哈佛、耶魯,都充滿著濃郁的商業氣息,也許只有康橋河畔,還靜靜地流淌著徐志摩式的優雅大學夢。

            未來國家間競爭的某些關鍵方面,可能在各自的大學之間展開。但是,承擔著偉大歷史使命的大學出現了制造傷熊事件的學生、剽竊別人學術成果的知名教授……大學到底怎么啦?理想的大學該是什么樣的?北京大學的人事制度改革,中國人民大學的校園改建工程,都促使人們思考,大學應該如何改革,是回到象牙塔?走出象牙塔?還是超越象牙塔?

            不久前,在京的十余位教育科研學者參加了由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周作宇教授和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博士生蔣凱發起的一次題為“大學理想的思考與重建”的論壇,對于回答上述問題,他們的觀點或許能提供一些有益的啟迪。

            一、沉溺象牙塔:大學社會功能的喪失

            1.孤芳自賞的象牙塔


            近代德國著名教育家洪堡把大學界定為“以純知識為對象的學術研究機構。而純學術的研究活動正是大學孤寂和自由的存在形式的內在依據。據此,大學應有一種精神貴族的氣質和對純粹學術的強烈追求,而不考慮社會經濟、職業等種種實際需要”。

            美國著名教育家弗萊克斯納說:“我一向主張大學與現實世界保持接觸,同時繼續保持不承擔責任……工業界已經發現了利用純科學研究的方式,因此它不需要大學的實用性;醫學界也在探索類似的聯系——如果醫學院試圖同時具備上述兩種服務能力,它將毀于一旦。如果社會科學要作為科學來發展,它們就必須脫離商業行為、政治行為以及這樣那樣的改革,即使他們需要不斷與各種商業現象、政治現象和社會實驗現象保持接觸?!?br>
            的確,大學的發展應該超越功利,但是,這種“雙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大學,是純粹的“象牙塔”,只存在于理想的社會中。

            2.與時俱進的大學理念和大學精神

            創始之初,大學并不是高尚的殿堂。中世紀,大學就如皮鞋匠行會一樣,也是職業性的行會組織;大學也不是要教什么虛無飄渺、一無所用的“純粹的高深知識”,而是要培養牧師、醫生、律師、教師這樣的職業人士。文藝復興時期,古典人文學科才開始在大學中得以傳授。經過幾個世紀的積淀,大學才養成人文主義的理智傳統。受教會與皇權的雙重制約,大學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注意:不是為了發現真理)獲得自治權。直到18世紀末,大學基本上是與世隔絕的,受宗教思想的影響非常大。19世紀初的柏林大學使科學取代了宗教和道德哲學,大學探究自然和陶冶心靈的任務幾乎平分秋色,甚至有所勝出,科研與教學一樣重要。德國大學很快成為世界大學的典范。在二戰和冷戰中,美國大學全面、深刻地卷入國家的政治、軍事、經濟和各種社會活動中,標志著大學的社會性越來越強,大學不再是象牙塔。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所葉賦桂副教授認為,從大學的發展可以看出,大學的理念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與時俱進、不斷變革與發展的。偉大的校長和大學都是在社會進行變革的時代產生的。正是促成了中世紀大學向現代大學的變革,才有了偉大的洪堡和柏林大學;正是把大學從象牙塔變為社會服務站,才成就了科南特、康普頓、威爾伯和哈佛、斯坦福等大學。中國的社會正經歷著轉型,中國的大學無疑應當承擔起歷史的使命。中國的校長和大學如果能順應和引導大學和社會的變革,也必將出現一些偉大的校長和世界一流大學。

            二、失落象牙塔:大學理念主要話語主體的失位

            1.考量標準:需要傾聽各種聲音


            隨著國際競爭的加劇,大學在國家發展中的地位日益突出。知識越來越成為一種影響命運的重要資本,個人、家庭和社會的“知識趨性”成為一種時代特征。在這樣的背景下考察大學的社會責任、功用及組織目標等關涉到大學理念的問題,任何一個利益相關者都需要做出批判性考察、衡量和建設性洞察。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周作宇教授認為,討論大學理念無疑是對大學進行合理地反思,將有助于擴展人們觀察大學的視界,增加表達大學價值觀的話語資源。然而,反思大學實踐,進而反思實踐背后支撐性的假設或理念,只是考察大學理念的一個層面。如果不把實踐者、反思者、思想者、研究者等主體納入研究視界中,就有可能使討論停留在一個平面上而無法深入。而一旦我們把大學實踐、大學理念與大學理念的論者放在一起重新考察,我們就會遇到錯綜復雜的問題。其中,誰是大學理念的話語主體?討論大學理念問題最應該考慮誰的利益?誰最有發言權……諸如此類的疑惑成為人們最應該解決的問題。

            2.尊重私人話語:回到理念主體

            周作宇這樣開始他關于大學理念主體的思辯:“我”是誰?當“我”闡明大學理念時,是闡明誰的理念?這樣的理念與“我”的大學生活或與別人的大學生活有何關系?誰的理念最有價值?周作宇認為,這是回到理念主體首先必須面對的問題。

            話語主體是論述或可能論及大學理念的人,所有與大學利益攸關的人都是潛在的主體。政府、用人單位、學生、教師、校長等構成大學理念話語主體的不同類型。在現實中,各種主體的話語地位是不均衡的。從現有文獻看,我們可以發現,直接以大學理念為題作文研究、探討的大多為研究者,推動大學變革的又往往是政府部門(如合并問題),而受就業影響,用人單位的聲音越來越強。關于大學理念的一個突出的現象是,大學的一個最大的主體——學生,在大學理念的表達中遠離公共論壇。是學生的聲音真的沒有價值,還是因為“人微言輕”,失去了話語權利?

            在主要話語主體失位的情況下討論的大學理念,是缺少動力和活力的理念。在這種理念照射下的大學,是蒼白、空虛的大學。

            三、難進象牙塔:中國大學精神的缺失

            1.大學精神的內核


            北京師范大學博士生劉生全認為,大學精神是人們投射到大學這種社會設置上的一種精神祈望與價值建構,是大學發展的理想、信念、追求和動力,更是大學之為大學的確證依據。大學精神是大學在扮演一種特殊社會角色過程中所操持的某種“追求”,就其具體內容而言,它是大學的使命、功能、目標和理想等內容的概括和濃縮,是大學思想的重要內容。

            根據劉生全的分析,大學職能所體現的大學精神,包含了幾個不同的取向與層面:

            個體取向層面。體現為大學“追求”再生產(內化)知識,培養人的素質與能力,從而增進個體的力量和人生幸福。強調大學的教學功能的觀點集中表現了這種取向。

            社會取向層面。體現為大學重視科學研究,生產知識,并將其轉化為社會財富和力量,從而推動社會進步。大學的科研功能與社會服務功能是這種取向的典型表現。

            組織取向層面。大學作為一種社會組織,存在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大學精神里應有比較鮮明的組織取向,如重視和強調大學的獨立和自主等。其動力在于保存、發展大學自身,這樣才能與社會發生積極互動,避免被社會“牽著走”。

            究其實質,大學精神的不同層面所體現的主要無非兩點:獨立與創新。前者是大學的基本屬性、社會地位及其社會“邊界”,是大學在“確證”自身之為大學方面的一種“警戒”和努力;后者體現在大學生產和再生產知識、生產和再生產人才、提供社會服務等方面,是大學為“實現”自身價值而進行的追索。

            2.中國大學缺失了什么

            獨立和創新是大學精神的內核,中國大學在這兩點上都是比較欠缺的。

            依照劉生全的觀點,中國的大學向來有著異常濃厚的“官學”傳統。非現代意義上的、本身即為“官學”的中國傳統“大學”暫且不論,自成立于1898年、開創了中國現代高等教育之先河的京師大學堂,到“文革”結束前的中國高校,莫不因此承載著太多的政治功能。作為一種獨特的社會組織的大學,其職能僅僅被“窄化”為政治職能,其他職能被擺在次要的位置。后來,教育又受到市場經濟的沖擊,轉而依附于經濟。在這種情況下,大學的獨立性顯然無從談起。

            幾千年的中國文化屬“倫理類型”,具有重人倫而輕自然、重整體而輕個體、重思辯而輕實證等特征,這一點導致中國近現代自然科學不發達,缺少以創新為精髓的科學精神。中國的大學往往缺乏應有的創新精神,這既表現在教學、科研等職能的發揮上,更表現在所培養人才的創造性上。

            四、超越象牙塔:建構中國理想大學

            1.理性和理性的激情:理想大學的象征


            《中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大學具有重要的社會使命。蔡元培說:“大學者,高深學問者也”,大學之“進入象牙塔”,一個重要“通行證”就是“高深學問”。

            在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博士生楊旭東眼里,大學由向往、追求理性的人相聚在一起,這些人具有理性的激情和理性的態度。

            理性的激情既是理性的原動力,又是理性保持活力的基本力量。無論是畢達哥拉斯學院派推崇的“沉思默想”,智者學派以降的論辯傳統,還是中國書院的會講制度,稷下學宮的爭鳴,都洋溢著理性的激情。理性的態度是大學學者獨立工作的基本態度,是大學薪火相傳的精神。所謂理性的態度,是指看問題時“面向事情本身”,還原事情的本來面目,運用科學的論證方法進行分析,即“是其所是”。大學學者將理性態度遷移到日常生活中,構成了學者氣質。大學教師和學生都是理性的追隨者。

            理性和理性的激情是大學推不倒的“圍墻”。

            2.知識與道德:評價大學的必要尺度

            近代以來,科學技術的崛起奠定了知識尤其是科技知識在社會生活中的堅實地位,并不斷地塑造著大學的辦學目標。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博士生蔣凱認為,在現代社會,大學教育的主要目的已經演變成為市場培養勞動力,為經濟發展、科技進步生產知識,價值體系及道德觀念已經陷入微不足道的境地。倡導教育商業化的人士甚至認為,大學是社會的職業訓練機構,它向“顧客”(學生)售賣產品(教育服務),以獲取相應的回報。

            但是,怎樣評價大學生傷熊事件?怎樣評價大學生中得到貸款后不再考慮還款的現象?怎樣評價某些大學的“道德漠視”行為?

            有人悲觀地認為,大學教育豐富了學生的知識,提高了能力,但是,并沒有相應地提升大學生的道德水準。有人認為,教師是神圣的職業,但是,教師,包括大學教師在內的教師群體的道德狀況難令人滿意。也有人認為,大學是神圣的殿堂,但是,學校的一些作為有失道德水準。仔細省察當今大學的精神氛圍和道德狀況,這種觀點并非毫無根據。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當今道德教育的這種尷尬局面?

            在我國,大學的評估和排行主要看各校的生源、師資力量、學科建設、科研產出等,是一種“知性取向”。對教學質量的評價,也大抵采取可以量化的“知性”衡量指標和手段。評估大學辦學質量,總得有一些相對的“硬指標”,但是將“硬指標”過于夸大,必然造成道德教育在大學中失位,這是大學理想的失落,背離了大學的本義。大學的一切活動從根本上說具有社會性,它不僅要產生知識與思想,還要為社會提供道德理想;不僅要培養負責任的、合格的公民,還要為社會提供實踐的行為模式。在生產、傳播知識的同時,大學還要遵循道德準則,負載道德理想,培養學生的道德人格。

            跨越知識與道德的鴻溝,是重建當代大學理想的必需。

            3.時代精神:在大學理想中扮演重要角色

            十年中,北大南墻曾經一拆一建,大學破墻開店的經商風承載了特殊的意義。高校追求辦學層次高、規模大、學科專業全的升格風,追求科層等級的行政風,甚至出現學術制假等等,都曾是媒體上的搶眼話題。

            全國高等學校教學研究中心劉振天研究員認為,這些問題一方面說明,我國大學正處于大發展、大改革之中;另一方面說明,我國大學缺乏對大學理想、辦學規律、辦學特色的真正理解。

            對中國來說,現代大學是舶來品,嚴格說來,西方大學的本性、傳統及其理想,并沒有很好地在中國扎下根。歷次政治運動對大學破壞最為嚴重,相當一個時期,大學缺乏獨立性,自我意識淡薄。改革開放后,某些大學面對洶涌而來的商品經濟沖擊,變得認不清方向,出現了理想的真空。

            按照劉振天的觀點,梳理或重建我國大學理想,既要很好地吸收中國大學精神傳統,借鑒西方大學的教育理念,同時,更要體現時代精神。時代精神在我國就是實現現代化。大學必須用現代精神作為自己的理想建構基礎,創新現代文化理念,并用它來培育現代化社會需要的現代公民。

            4.規范和制度:大學理想的有力保障

            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強調大學為社會服務,大學要適應社會的發展。社會除了經費投入外,制定了大學準入制度,規定辦大學需要具備一定的條件,遵守一些規則等。社會更多的是在規范大學,對大學的服務顯然不夠。

            全國高等學校教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振天認為,從長遠來看,社會要充分服務于大學。大學是很脆弱的,文化的包袱、政治的壓力、經濟的危機等都可以給大學以沉重的打擊。社會對大學的失范和失語,意味著大學的發展上沒有了規范和責任感。

            大學的理想不僅是大學本身所應追求和推崇的價值觀念,也是社會必須遵從的規范和規則。否則,只能是約束了大學,寬容了社會。在某種意義上,大學理想是制度穩定與積累的產物,是制度化作觀念的結果。在我國,研究大學理想,要緊的與其說是觀念層面,不如說是制度層面。比如,我們倡導學術自由理念,那么,學術自治與大學獨立就是其制度化條件。我們提倡辦學特色,那么兼容并包與多種形式辦學就是其制度性保障。依據法律辦學,加快現代教育法制化步伐,都會對大學產生積極影響。

            5.大學之用:大學有巨大能量

            培根說過:“知識就是力量”,也可譯為“知識就是權力”??梢灶A料,大學,特別是世界一流大學,將在未來社會中表現出更加巨大的力量,甚至表現出某種形式的社會權力。

            在人類進入21世紀之際,當代社會出現多元化發展趨勢。中央教科所蔣國華研究員認為,大學及大學之用也必將是多元的。在多元化發展過程中,大學要領先靠什么?大學的興衰在什么?大學影響國家興衰的關鍵點在何處?從近十年來的文獻看,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但是,蔣國華認為,對大學來說,無論怎么多元發展,其主要矛盾運動依然是知識的生產與傳播。在北京大學建校100周年大會上,江澤民同志指出了“知識貢獻”和“人才支持”對于大學的重要意義。根據這個論斷,未來大學將重新分類:一類是所謂名牌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型大學,其主要之用在知識貢獻。這就是為什么世界一流大學的出現與集聚總是跟著近代世界科學中心走的道理。另一類是所謂“大眾大學”,包括不論專業、學科、年限的各種高中后教育機構和傳統的所謂正規大學,其主要之用在人才支持。

            未來國家之間競爭的某些關鍵方面,可能在各自的大學之間展開;而大學之間的競爭,歸根到底是各自擁有的知識資本之間的競爭。任何口號式的豪言壯語,任何文字游戲式的“知識創新”,任何“回到象牙塔”的呼號,都無濟于事,社會進步需要的是真正能改造現實世界的知識創新、科技創新和教育創新。

            本期學術看點

            1.偉大的校長和一流的大學都是在劇烈變革的時代產生的,中國的校長和大學如果能順應和引導大學和社會的變革,也必將成為偉大的校長和世界一流大學。

            2.政府、用人單位、學生、教師、校長等構成大學理念話語主體的不同類型。

            3.大學精神是人們投射到大學這種社會設置上的一種精神祈望與價值建構,是大學發展的理想、信念、追求和動力,更是大學之為大學的確證依據。

            4.大學精神的核心是獨立與創新,中國大學在這兩點上都是比較欠缺的。

            5.理性的態度是大學學者獨立工作的基本態度,是大學薪火相傳的精神。理性的激情既是理性的原動力,又是理性保持活力的基本力量。理性與理性的激情是大學永遠推不倒的“圍墻”。

            6.道德教育在大學中失位,背離了大學的本義??缭街R與道德的鴻溝,是重建當代大學理想的必需。

            7.大學必須用現代精神作為自己的理想建構基礎,創新現代文化理念,并用它來培育現代化社會需要的現代公民。

            8.大學的理想不僅是大學本身所應追求和推崇的價值觀念,也是社會必須遵從的規范和規則。大學理想是制度穩定與積累的產物,是制度化作觀念的結果。

            9.未來國家之間競爭的某些關鍵方面,可能會在各自的大學之間展開。社會進步需要的是真正能改造現實世界的知識創新、科技創新和教育創新。

          最新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